我的母親(五十) 這哭聲竟然驚動了 于老 太太,她摸索著走出房門並問著: 「誰在那邊哭呀?」 孫阿姨聽見婆婆的聲音,趕緊迎上前去扶著 于老 太太,她對 于老 太太大聲地說: 「婆婆,是小玉與何嫂子一家人在哭。」 于老太太問道: 「她們做什麼哭呀?」 孫阿姨回答: 「是何嫂子的小兒子死了。」 于老太太又問: 「她的小兒子死了?怎麼死的?」 孫阿姨答說: 「不知道啊!不知道是中暑還是吃壞了肚子?病了三天才走的。」 于老太太道: 「病了三天?怎不去找大夫看看?」 孫阿姨道: 「婆婆,何嫂子有去找呀!還是小玉陪她去的。可是鎮上的那一位殷大夫搬走了,所以她小兒子的病沒有看成。」 于老太太嘆口氣道: 「唉!造孽唷!那些日本鬼子。要不是 酒店兼職他們挑起這戰爭,怎會有這許多事情發生唷!唉!媳婦呀!你好生去安慰何嫂子吧!」 孫阿姨回說: 「是的,婆婆,我會的。」 其實自 于老 太太問第一句話,母親就驚覺到自己的行為已經驚擾到 于老 太太,雖然她止住了哭聲,只是無聲地嗦泣著,但內心卻是不安的。她想出去 向于老 太太道個歉,可又不捨得把懷中的春華放下來,但又不能抱著一具沒了生命的軀體去見人。最終她還是選擇了不出去比較好,畢竟自己的兒子死在人家的家裡多少會給主人家造成莫大的困擾。 經過這一番思量,母親終於回過神來,她把春華放在床榻上,自包袱裡拿出一條包巾平攤在春華旁邊,然後把春華的軀體 酒店工作移到包巾上,在把包巾裹住春華的軀體。等母親把春華包好,孫阿姨也剛好進了房來。她看見母親已經自行把春華那小小的軀體裹了個緊緊的,她輕輕地吁了口氣,她知道母親已然回復了理智。 母親見孫阿姨進了房門,便站起來對孫阿姨恭恭敬敬地鞠了躬說: 「對不起,孫大姐,想不到春華在這兒…,想必給妳們帶來了莫大的困擾。」 孫阿姨心裡雖是對這件事存有芥蒂,但也莫可奈何。在這兵荒馬亂的時局裡,哪兒不死人!經過日本飛機轟炸過的地方,隨處都可看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屍體。這就是戰爭的無情呀! 孫阿姨搖搖頭揮去了腦海裡翻騰的思緒,她對母親說: 「何嫂子,沒的事,我們不會在意的。只是妳要怎?宜蘭民宿繷B理春華的遺體呢?」 母親說: 「我想,孫大姐,不知這附近是否有地方可以安葬他?」 孫阿姨道: 「有是有一處,只是哪裡都葬了些被日本飛機炸死而且又沒辦法辨認的屍首。不知妳是否介意?」 母親嘆口氣道: 「我現在哪有選擇的餘地呀!我又不能帶著他的遺體走,又不能讓他曝屍荒野,能有地方葬了春華就可以了。」 孫阿姨道: 「那好,我就帶妳去那個墳地。妳要什麼時候動身?」 母親道: 「那就現在吧!」 母親說著就把已包住的春華的屍體抱了起來,這一抱,母親的眼淚又往下直落。這是她在一年多來要埋葬的第二個兒子,她親眼看著他們在她的面前走了。他們都還來不及長大就要離開這個世界,如果他們死後有知的話, 術後面膜他們會恨,恨這無情的烽火讓他們非常不情願也不捨地離開深愛他們的母親。這是多麼殘酷的事呀! 孫阿姨要小玉拿著圓鍬、鋤頭及一塊木板。跟著她走,母親仍舊緊緊抱著春華已無靈魂的軀體,五個孩子依長幼排成一列縱隊,她們背對著初晨的太陽走在田埂上,八條碩長的影子隨著前行的八個人緩緩移動著。沒有人說話,孩子們也都感染到母親的哀傷,他們只是低著頭悶悶地隨著前面的人走著。 孫阿姨在一堆堆隆起的土地前停了下來,後面的人也跟著都停了下來。她的聲音裡透著哀傷地說: 「何嫂子,我們到了,這裡就是了,我們就在這裡選一塊地把春華葬了吧?」 母親已哽咽地說不出話來,她只點了點頭。 孫阿姨問道: 「何嫂子,妳認為哪裡比較好?」 母親?買屋S以搖頭作為回答。 孫阿姨道: 「那就由我來代勞吧!」 說完,她不再理會母親的反應,只顧四下搜尋查看。終於她找到一塊較為平坦的地方,她對母親說: 「這裡的地比較平,我想下面沒有任何東西,我看妳就把春華埋在此處吧!」 母親在哀傷中透著感激地說: 「謝謝妳,孫大姐。我就依妳的意思吧!」 母親把春華的遺體輕輕地擺在地上,似乎怕把他摔著般。 孫阿姨雙手合什向著前方鞠了個躬,母親及小玉也立即照著做,孩子們也跟著母親的動作依樣畫葫蘆。孫阿姨向前方鞠了躬之後,在依次轉向她的左方、後方及右方各鞠了個躬,其他的人也都跟著做了。 孫阿姨轉了三百六十度回到原來面對的地方,她嘴裡喃喃地唸著: 「本方土地神,各位在此定居的好兄弟及好姊妹們,今有一 找房子名幼兒名叫何春華在戰火逃難中不幸夭折,因為他不是本地人,他的故鄉已淪陷在日本鬼子的魔掌下,所以沒辦法回鄉安葬,只能選擇此處與各位好兄弟及好姊妹們為鄰。若有驚擾處,請你們高抬貴手不要見怪。生者於此向各位先行謝罪。」 孫阿姨說完,又對著四方一一膜拜鞠躬,其餘的人再次跟著做。 簡單的祈求儀式做完,孫阿姨指著面前的地對小玉說: 「小玉,妳就在這裡挖一個坑吧!」 小玉拿起圓鍬走上前去開始掘土,她邊挖土邊問孫阿姨: 「姆媽,要挖多大個坑呀?」 孫阿姨說: 「深度大約三尺,長及寬以剛好可以放進春華的遺體就行了。」 幸好這裏的土質不很堅硬,但小玉挖好那個坑也累的氣喘吁吁了。孫阿姨見坑已挖好,便對母親說: 「何嫂子,請妳把春華抱過來把他安葬在這裡吧!」 母 系統傢俱親顫抖著把春華抱了起來,她緩緩移動著身子,她希望這一刻不要過得那麼快,因為這是她與春華最後相處在一起的時光。她走到坑邊跪了下來,孩子們也跟著在坑邊跪了下去。母親又忍不住「哇」地哭了出來,孩子們也哭著,孫阿姨默默地留下了淚,小玉背轉身唏唏嗦嗦地也哭了。母親抓著包巾布的二頭把春華慢慢的輕輕的平放在坑底,她自言自語地說著: 「春華,這裡就是你的安身之地,你要原諒姆媽沒有辦法帶你回鄉葬在自己的祖墳。等哪天我們把日本鬼子打敗回家鄉經過這裡時,我與你爹再把你移葬在何家的祖墳吧!」 孫阿姨見母親放妥春華的遺體後,就吩咐小玉: 「小玉,妳去把土掩了吧!」 母親阻止了小玉說: 「孫大姐,小玉已經夠累的了,掩埋春華的事不能再麻煩小玉了,我要親手做這件事。」 孫阿姨見母親露出 賣屋堅定的樣子,也就不再說什麼,只把手略微地舉起來擋住了小玉。 母親拿起圓鍬一鏟一鏟地將旁邊堆著的土鏟進坑裡。她的手軟了,她的腰痠了,但她仍然堅持著。這是她能為春華所做的最後一樁事,她一定要親手完成它。母親的雙掌起了水泡,她還在挖土,水泡破了,她繼續鏟土,血流出來了,她仍舊不停手。小玉幾次都想上前幫忙,但精於世故的孫阿姨都把小玉擋了下來,她看得出母親的那份堅毅,母親是那種認定了的事就會一直堅持下去的人,尤其是此時要埋葬自己的親生兒子,若外人想插手幫忙一定會遭到拒絕,還不如站在旁邊靜觀其變比較好。 終於,母親把那個坑填成一個隆起的土堆,但她的雙手已是鮮血淋漓了。 這時孫阿姨拿起木板交給清華到: 「清華,你去撿個比較尖銳的石頭來在這塊木板上刻字。」 清華依照孫阿姨的話撿了個尖銳石頭,他仰?酒店工作Y問道: 「孫阿姨,要刻什麼字?」 孫阿姨轉頭對母親說: 「何嫂子,妳告訴清華要刻什麼字吧!」 母親對著清華說: 「清華,你就刻~愛兒何春華之墓~就可以了。」 清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在木板上歪歪斜斜地將字刻好,他不知要將刻好字的木板交給誰比較好,母親正想伸手把木板接過,但被孫阿姨搶先一步拿了過去,她說: 「何嫂子,妳的手不太方便,還是讓我來吧!」 孫阿姨將木板直著插在春華的頭部的方位上,然後她叫小玉拿圓鍬敲擊木板使它插入深一點。 母親站在一旁癡癡地看著埋葬春華的墓地,她喃喃地說: 「春華,你安息吧!姆媽不能再陪你了。」 日將近午,埋葬春華的事情總算告一段落。一行人拖著蹣跚的腳步往回走。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酒店兼職  .
創作者介紹

自由行

kjig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