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日下午5點
  的哥黃孝軍在營門口發現這名女子在路邊猶豫徘徊,她想回家,但說不清家在哪,也聯繫不上家人
  晚上近7點
  根據女子包里的地址條,黃師傅數次撥打電話,終於聯繫到了眉山高臺鄉政府,得到白馬村村支書的手機號碼
  晚上11點
  送完最後一個客人,黃師傅決定送女子回家
  次日凌晨1點半
  連夜行駛兩個多小時後,到達白馬村,女子和家人團聚
  4月1日晚,蓉城出租汽車公司司機黃孝軍致電成都商報記者,稱其在當日下午5時許於營門口修理輪胎時,發現了一名舉止異常的女子。她想坐車,卻說不出來要去哪裡;想聯繫她的家人,電話號碼卻是12位數……一系列舉動讓黃師傅懷疑她可能存在智力障礙。
  女子包里的字條上寫著:眉山市青神縣高臺鄉白馬村。隨後,黃師傅撥打眉山市110、高臺鄉政府的電話,多方聯繫找到了白馬村一位村支書的手機號碼。當晚11時許,送完最後一位客人後,黃師傅連夜開車,數次折返,終於在凌晨1點半將女子平安送回了家。
  她想回家
  卻說不清家在哪 家人是誰
  黃師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發現這名女子時,她正背著一個大包、手裡還拎著一個蛇皮袋,在路邊猶豫徘徊,見到出租車後想攔卻又不敢,“我和另外一個也在修胎的麵包車司機覺得奇怪,就過去問她,是不是要坐車?”
  但這位女子卻語焉不詳,答非所問。唯一有價值的信息是———她想回家。
  “後來,我從她隨身攜帶的挎包中,發現一張字條,上面寫著:眉山市青神縣高臺鄉白馬村。我判斷,字條上寫的或許正是她的家庭地址。”黃師傅稱,在看到這張字條後,那位好心的麵包車司機遞給了這名女子20元錢,讓她從石羊場車站坐車回家。“沒想到這女孩卻拿著錢對著天上看,這個時候,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有智力障礙。”
  後來,黃師傅打算送該女子去車站,讓她乘長途車回家。路上,黃師傅拿起了手機,向女子詢問其家人的電話,準備讓她的家人去接她。“她告訴了我一個她姐夫的手機號,號碼卻是12位數,我反覆嘗試撥打了5、6個電話,都沒有聯繫到她的家人。”黃師傅說。
  送她回家
  撥打數個電話 聯繫上村支書
  無奈之下,黃師傅只能將女子帶回了家中,併為其安排了晚飯。
  晚飯間,黃師傅一直在為如何幫這位女子找到家人而犯愁。“我撥打了眉山市的110向他們說明情況,眉山110建議我通過114查找高臺鄉政府的電話,請求他們幫助。”黃師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當晚近7時,在撥打了無數個電話後,他終於聯繫到了高臺鄉政府,繼而他得到了白馬村一位馬姓村支書的手機號碼。
  “我跟那個村支書講過之後,村支書一開始並不能確定她就是他們村裡人,於是派人四處去問。後來傳來消息說有可能就是,但這家的兩位老人行動不便,這麼晚也無法到成都來接她。”黃師傅說。
  黃孝軍決定送她回家!
  但他有固定的客戶需要接送,送完最後一個客人,最快也要到晚上11點。即便如此,黃孝軍依然決定要去白馬村。
  平安回家
  的哥連夜趕路 她和父母團聚
  當晚11點半,成都商報記者在成雅高速公路入口處,見到了黃師傅和他的“乘客”。后座上的女子已沉沉睡去,手裡捏著一個白色塑料袋。黃師傅說:這是好心人給她的吃的。
  成都商報記者驅車跟隨黃師傅駕駛的出租車,一路經成雅高速輾轉成樂高速、經由眉山出站,又在崎嶇的縣鄉道路上行駛約1小時後,午夜1點半,在手機導航軟件的幫助下,數次折返後終於找到了青神縣高臺鄉白馬村。
  此時,村落里已一片漆黑,唯有臨街的一戶家中亮著燈。
  敲響玻璃,房內傳來了警惕的聲音:“誰呀”?黃師傅反覆說明來意後,老鄉打開了房門,併在手電筒的照亮下,仔細打量著女子。“這是不是老顧家的姑娘啊?不是已經失蹤三年了麽?”老鄉並不確認,隨後又叫醒了街對面的鄰居。鄰居一眼認出了這正是顧家的孩子,並說:“這是顧家的老二,大姐和三妹都已經出嫁了,家中只有老兩口。”
  隨即,兩位鄰居主動背起黃師傅後備箱中女子的行李,帶著我們沿著村裡雨後泥濘的土路,向顧家走去。大約5分鐘後,老鄉喚醒了一戶人家。
  房門打開,一位老婦出現在眾人面前,許久,她才回過神來,向眾人說:這正是她失蹤三年的女兒,沒想到被成都的好心的哥送了回來。老實的農村老婦不知該如何感謝黃師傅,只是站在門內,不停地說著“謝謝”。
  女子的父母及白馬村村支書均證實,女子有智力障礙,已離家三年。
  將女子平安送到家後,黃師傅駕駛著自己的出租車,連夜返回了成都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施斌 攝影記者 張士博  (原標題:路遇智障女子 好心的哥送她回家)
創作者介紹

自由行

kjig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